序·是谁在出轨

       仿佛是一夜之间,“出轨”这个词的使用频率就高了起来,尤其是在已婚的男人和女人中间。酒桌上,咖啡厅里,茶肆中,甚至在QQ群里,这个词成了人们最常谈论的话题之一。甚至有人见面不再问你吃过了没有,而是神秘兮兮地问你最近出轨了吗?最近有红颜或者蓝颜了吗?关于出轨的故事也越来越多,五花八门。听得多了,有的确实让人心动,让人慨叹,让人沉思,于是便像蒲松林一样,把听到的记录下来,便有了这部《女人在路上》一书。

       有观点说:从某些角度来说,出轨是女人的幸运。女人不再被动地接受一种感情方式,而是主动去选择,去建设。出不出,是女人自己的决定。在所有的出轨举动中,最重要的是不要欺骗自己。在这一点上,所有的专家意见一致。如今的女人,就是再传统再保守,也别认为自己永远和“出轨”无缘。因为这个时代和男人给了女人太多出轨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有观点说:在这个男人的世界里,出轨的女人觉得自己就像个男人,这是女性觉醒的象征。是女权的声音,社会的进步。

       有观点说:女人出轨皆是为了钱,为了获得物质和生活上的收益,别的全是借口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有观点说:其实出轨的女人不完全是为了钱,不完全是为了外在的需求,而是为了摆脱灵魂的孤独和精神的空虚。

       还有观点说:这是东西方文化,以及各种文明相互渗透、相互交融时期的必然产物,世界成了地球村,文明、文化乃至道德的内涵也在更新。

       更有人做了具体的分析,这样指出:如今的出轨是有主客观原因的。

       客观原因是:社会大环境大气氛导致,整个婚恋气氛都非常浮躁,非常不牢靠;而出轨的条件比以前方便,现在通讯这么发达、交通这么发达、网络这么发达,通过QQ、微博、人人网,随时随地都可以“一枝红杏出墙来”。

       主观原因是:女人对于婚恋的认识发生改变,不再像封建社会那般一味忍耐和顺从。现在,则更追求自身欲望的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就在我将要完稿的时候,一位女士看到我的序,很轻松地说,如果叫我说出轨,它更像一场旅行,不管是穷山恶水还是风光迤逦,让人生多了一层经历。

       一位研究《三言二拍》的女研究生更是从历史深度发言,她说三言二拍中有好多偷情故事,我看是以情居多,没那么复杂,毕竟那个时代婚姻不自由。可也没像这个时代这样盛行出轨,我也搞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每个出轨的女人各有原因。我曾经问过一位女士,“你怎么看红杏出墙?”她的回答得很干脆,两个字:“需要。”问她为什么需要,她说需要就是需要。也许每个出轨的女人真的是各有各的原因。但我依然在想,是生理需要?是物质需要?还是精神需要?人们的需要为什么一下是就变得强烈起来了?那婚姻的镣铐和道德的考量怎么突然间就形同虚设了?这种同床异梦,是梦多了,还是床出了毛病?是婚恋浮躁了,还是社会浮躁了,我们的孤独与空虚又从何而来?我们的精神品质在这种出轨中,是生锈了,还是磨砺得闪闪发光?

       尽管与生活保持某种距离,是文学审美的内在要求。但我以为首先是要呈现,这里我只是用我的笔呈现了七个出轨的女人,不光是身体出轨,还有精神出轨型的。她们或是身居领导岗位的官员,或是事业有成的企业家,或是时尚的白领,或是工厂的女工,或只是个小小的商贩,这样的各色人等。我之所以这样选择,是因为我想尽量做到全景似呈现我们社会的各阶层女性的情感生活。她们或本身就是城里人,或是涌进城里的农民,总之她们构成了今天城市的半边天,她们活得轰轰烈烈,甚至有点波澜壮阔。在她们身上,我深切地感受到了时代的脉动与人性的诉求。她们来自我的周围,这部书所表现的生活是真实的,是原始的,无褒也无贬,我也力图保留故事的本来面貌。

       但它不是纪实文学,从文本上看,这部书毫无疑问是小说。为了抵达本质,除了某些自述内容外,在大多数人物的表现上,我虚构了生活的细节,用了小说的裁剪手法,基本上没有那么老老实实地去讲原始故事。我用了自己的叙述方式去叙述,这种叙述的使用,毫无疑问就一定带上了个人的先天认知的烙印,因为所有的故事都首先是投射在我心灵上的,我只能通过这样一个通道去叙述自己的认知。从内心来说,我确实想把更多的空间和空白留给读者,让大家感觉故事还没完。女人永远在路上,她们的故事又哪有个完呢?太阳还在,月亮还在,星星还在,一切都是正在进行中。我只是试图和读者一起去解读她们心灵的声音,不去干扰读者思考;我只是试图走进这部书每一个人的心灵世界,只是悄悄地走进,并不打扰,并且追求最真实地还原与呈现。她们就是她们。这又得出一个悖论:我在是纪实,在还原自己心灵的关照。无法自圆其说,只好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了:哥写的不是小说,是寂寞。

       高明的读者自己去看吧,去品味。

  • 打赏
  •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