世俗里生出的诗意

       牛冲其人,就是既世俗又激情澎湃,其诗亦然。世俗里的沟沟壑壑、坷坷垃垃,他都敢于写,也喜于写。吐出的痰、抛下的烟头、腌臜的菜叶、裸露的肉体、隐晦的性事……在他的笔下,构成一种真实的诗意。这种诗意,不是飘荡于额尔古纳河的水汽与灵气,也不是回荡在故乡村头的怅惘愁意,而是从卑俗万物中腾起的真意。有时,你会被他的这些意象亘到,恶心到,有时,你也会对它们生出敬意,这可以说是牛冲诗歌中的一种缺点也是优点。

       世俗,是一个中性词。它既是一种贴近民间、贴近生活、贴近真实的姿态,又是一种低空的飞行。诗人所惯用的,是把高尚、赞颂与世俗的意象所联系,将飘高的姿态猛地坠下,“所有的鸟雀开始鸣叫,呼唤蓝天,/闪电,英雄以及蔬菜。”(《一个青年的死去》)同时,也有更直接的世俗俚语,“绝对,绝对不会比和女人睡更爽。”(《大龄学生》)“他,/这样告诉旁边的伙伴,/这他妈的是什么鬼天气,脚下的泥水浸润了他的汗。”(《搬运工》)赤裸裸地昭显卑俗的生活和真实的态度。但具体这种宣泄是不是一种健朗和美的倾向,读者各有自己的判断,作者本人也需要进行一些拿捏和斟酌。

       从世俗出发,诗人也可以创作出另一种截然不同的风格,他的笔下同样也有轻灵的诗意和绝妙的隐喻,“无法否定生活的时候,/只能否定手下的表格,设计图及上帝的旨意。”(《维护者》)“我看到她的一根白发,和这个城市,/擦肩而过,在另一个城市抵达。/河水贴着月亮,月亮贴着黑暗,黑暗贴着光明。”(《女工》)世俗之丑与世俗之美在他笔下得到了融合,构成一种独特的美学风貌,正如诗人自己所言,“真是难以理解,举止得体和无耻邋遢,/暗香销魂和臭气哄哄竟如此和谐。”(《白领》)

       总的说来,这种紧贴地面的飞翔,是一种探索也是一种冒险。它对底层的开掘,是相当有价值的,也只有在底层,你能看到这个社会的真实。但同时,这种世俗化,也让牛冲的创作面临着时时坠地、擦地而过的风险。文学创作要源于生活,又要高于生活。我们除了想看到底层的生活,听到他们的心声,更想看到作者对这种社会现象的思考与质问,想看到诗作中涌现出更多的张力和厚度,并进而用他诗人的深邃目光,把我们引到真实的彼岸。我们有理由相信,牛冲是有这个实力和潜力的。

       作者简介:黄鋆鋆(1992—),女,河南平顶山人,郑州大学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生。已发表学术论文有《身体的狂欢与心灵的追索——郭良蕙<<心锁>中女性悲剧的探究》、《贾平凹笔下的“疯子•女神•城里人”叙事模式——以<<商州><秦腔>为例》

777.jpg

  • 打赏
  • 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