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家乡江山,位于神秘的北纬30度附近,这条纬线贯穿四大文明古国,神秘而又奇特。和这个纬度的神秘金字塔、古巴比伦花园一样,这里同样山川秀美,钟灵毓秀。这里有海上丝绸之路的陆上延伸线仙霞古道、世界自然遗产“江郎山”、神秘的千年古镇江南古塞“廿八都”以及特工之王戴笠的故居,江南古村落——大陈古村。“江山如此多娇”,脚下的这片热土是我生活的家园,我愿意为她付出所有的热忱和汗水,写下我心中最虔诚的赞美。当家人们徜徉在水天一色的须江两岸,当朋友们陶醉在如诗如画的江郎美景中,当家人们在古镇的街头唠着家常。这里就是我一直向往的诗和远方。

       当岁月的风吹过不再年轻的脸庞,我们总是不可避免地想起从前的过往,思念自己的故乡。记忆里,故乡是门前那条河,是儿时爬过的那棵树,是母亲亲手做的美食,是祖母慈爱的目光,是走到哪里也扯不断的永恒牵挂。或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对故乡的惦念也就越深,最近几年,故乡的变化也越来越大,村庄面貌焕发了新的光彩,但老人们也在慢慢地离去。曾经熟悉的人和事,如洪流般不可抑制地渐渐远去,唯有以文字记录。

       几年来零零碎碎记录了一些文字,家乡、亲情、美食、偶尔的感怀以及一些游记所闻,感恩文字,让我在工作之余,可以有一方自己的思想空间。记录的同时,囿于自身才能,不可避免有疏忽鄙陋之处,敬请谅之。一路走来,许多老师朋友们给予了极大的帮助和支持,在此表示诚挚的谢意。

       刘艳萍

  • 打赏
  • 0